抖音快手的骑士战争

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,张一鸣和宿华可谓是一对特殊对手。

随着短视频行业进入了白热化,用户和商业化竞争日益激烈。但抖音和快手两个头部玩家的竞争,并没有因此进入恶性循环。相反我们看到抖快之间更为高维而又干净的竞争策略。

在我们看来,张一鸣和宿华更像骑士的决斗,堂堂正正而又惺惺相惜。

01

张一鸣PK宿华

英雄惺惺相惜骑士间的决斗

在读这部分之前,我们先看一些案例对比:

快手推出营销平台“Fe+新商业”,加速商业化;

抖音推出星图、蓝v计划等;

今年快手独家赞助央视春晚,发10亿红包,冲击3亿DAU的目标;

而字节跳动系便发起20亿红包玩法,并在大年初一请全国人民免费看《囧妈》。

抖音签约罗永浩进军直播带货,快手联合辛巴师徒抢走用户注意力……

我们再看几个其他维度的竞争:

邀请李诞做嘉宾,左抖音,右快手

数据报告方面,左抖音,右快手

音乐活动策划,左抖音,右快手

细数中国互联网时代,企业与企业之间,大佬与大佬之间的恶意竞争似乎更多,尤其是近10年,几乎每年都要上演多场公关战。

3Q大战,腾讯与360撕的不可开交;阿里京东黑公关事件层出不穷,如今战火更是烧到拼多多门前;美团阿里口水战不断;国内手机厂商互相争吵、背后互黑;字节跳动与腾讯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…..

商业竞争本是一种常态,但恶性竞争只会让商业生态走向病态。不过花哥也有幸看到了例外。

在短视频领域两位头部玩家,抖音与快手之间的竞争却更为和谐,没有这么多不良竞争,双方更像骑士一样,堂堂正正亮剑。你出招,我接招,没有狗血的公关战,也没有所谓的在背后捅刀子。

同为短视频产品,都是算法推荐,但一个是中心化,一个是去中心化,模式截然虽然不同,但都取得相应的成功。在商业化上,抖音在前蒙眼狂奔,快手则在后紧紧追赶。

但无论是抢夺用户,还是在商业变现阶段,抖音快手虽同为竞品,但并没有因为利益关系,双方出现撕破脸皮、公开互怼的现象。

“这两款产品本质上根本不同。只是在前往各自终点的路上碰到了一起。”宿华对双方竞争表示很淡然。而张一鸣也曾在内部演讲中提到,平生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投资宿华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小编认为抖音和快手是近十年来,最难能可贵竞争对手。张一鸣和宿华之间更像是骑士的决斗,双方在蓄力战斗的同时,而又彼此尊重、惺惺相惜。

02

抖音+中心化vs快手+去中心化

中国互联网产品史最高维的竞争

快手诞生于2011年3月,最初是一款用来制作、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。2012年11月,快手从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。抖音则要晚于快手,2016年9月上线。

虽然抖音和快手都是短视频产品,但不同的产品思路决定了二者有着非常大的差异。正如小编前文所说,抖音快手都是算法技术推荐,但抖音以中心化的运营,而快手则以去中心化运营,这是抖音和快手之间最核心的差异。

“我就想做一个让普通人都能平等记录的产品。”宿华曾这样介绍快手。创始人基因决定着产品的基因,正是因为这种普世的价值观,快手的定位就是让每个普通人,都能平等的得到展示自己的机会。

快手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运营思路,并且重视产品的体验,而“老铁文化”氛围,让快手的用户之间的粘性更强。

而抖音选择了与快手不一样的产品运营思路——从中心化出发。

抖音聚焦一二线城市年轻用户,通过各种运营手段发起各种挑战、有话题的内容以及好玩炫酷的特效,这也吸引了大批年轻用户的目光。

而抖音的中心化运营,让抖音持续需要稀缺而又优质的内容。抖音拉来明星入驻,签约各个领域的KOL。一方面解决内容难题,另一个方面也为抖音带来巨大的用户流量。

与抖音相比,快手更早入局短视频领域。抖音没有出现之前,快手可以说坐稳短视频头号宝座。但随着抖音后来崛起,尤其是2018年春节一波爆发,抖音日活一举反超快手,并持续领先。

虽然快手和抖音产品逻辑和运营方式有着巨大差异,快手重产品,强社交、去中心化;抖音强运营、重内容,中心化。但两者通过不同的方式,都成为了短视频的头部玩家。这也让抖音和快手这两款产品,成为移动互联网的焦点。

03

最关键最残酷的节点

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关口

有很多文章指出,目前短视频已形成“两超多强”的格局。

抖音、快手凭借着先发优势,稳固自己的头部位置。而后入局的腾讯、百度等互联网巨头,追赶前者无望。

2020年1月,抖音宣布DAU已超4亿。而快手在去年定下3亿DAU的目标,现已基本完成。

如今短视频的战场日益明朗,进入了抖音和快手两家相争且竞争白热化的局势。

据 CNNIC 发布了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6月,我国网民规模已达8.54亿。

当前短视频的用户总数也到达了天花板,增速也在放缓。如今的抖音下沉去占快手的用户,而快手则向上入侵抖音用户。

截至2019年5月,抖音和快手的用户重合度达到46.5%,这个比例还在不断上升。在用户数上抖音暂时领先,但快手也在不停追赶。

不仅是在国内,双方的战火已经蔓延到海外。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海外业务放缓,快手将重启海外化,目标也很明确就是与抖音争夺海外市场。

除了用户的争夺之外,抖音和快手在商业化上更是竞争升级。

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抖音2019年营收目标为500亿元,快手则为350亿元。而今年抖音、快手的营收目标也在不断上涨。

当前短视频商业化主要集中在直播、广告、电商、MCN四个方面。抖音主要营收来自信息流广告,而快手则以直播打赏收入为主。

一直以来,抖音在商业化更为激进,而快手则比较克制。不过从2018年开始,快手便开始加速商业化。未来双方的竞争也更加直接而又激烈。

抖音、快手在加速商业化的背后,也是在为上市做的准备。

据了解,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处于上市前的排队中。为了增加估值,抖音商业化压力显然不小。而竞争对手快手,也进入了上市倒计时。

2020年,对抖音和快手来说,是竞争的关键节点,关乎生与死。

04

花哥思考

2020抖音快手竞争的四个关键点

如今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消失殆尽,流量竞争日益加剧,而仅存的短视频流量已经接近天花板。

对于抖音和快手来说,如何在存量之中,将流量变现最大化。花哥预测2020年抖音快手竞争的四个关键点:

一、双方发力出海,快手需直面抖音锋芒

如今国内用户红利见顶,海外则是一个广阔的市场。

而在海外市场方面,抖音海外版——TikTok优势明显。TikTok目前已进入150个国家和地区。据抖音最新的数据,TikTok在全球下载量已突破了10亿次。如今Facebook也不得不重视TikTok带来的冲击。

而快手的出海业务发展比较迟缓,尤其在错失musical.ly后,快手的海外业务一直难有起色。

抖音和快手出海时间几乎接近,但抖音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。不过快手并未打算放弃。据界面2019年9月份报道,快手又重启海外业务,并大量招聘海外工作人员。

2020年,抖音和快手在海外的竞争也会日益激烈。

二、多面开花,推出产品矩阵

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,单个App的方式已经很难走通,打造产品矩阵成为一个新的趋势。

我们可以看到各家都在打造短视频产品的矩阵。字节系的抖音、抖音火山版、西瓜视频等;腾讯前后也推出包括微视在内多款短视频产品。

快手也亦是如此,据投中网报道,从2018年以来,快手投资、孵化了10余款短视频APP。不过快手产品矩阵并未取得相应的效果。

小编认为,未来快手将在产品矩阵方面重新调整战略,对抖音在内的字节跳动系产品发起新的攻势。而抖音也将探索新的短视频领域。

三、电商是块大蛋糕,决战直播带货

直播带货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。在电商带货方面,快手一直领先抖音。但随着抖音的投入,势必会对快手造成一定的冲击,未来双方的竞争将会日益激烈。

四、结合自身优势做公益事业,还要坚持做 

投身公益事业,一方面是公司尤其是大公司的责任,另一个方面可以树立起良好企业形象,形成品牌广告效应。

抖音和快手此前早已有过不少案例,但远远不够。2020年在疫情的冲击下,如何结合自身的优势,帮助疫情重灾区恢复生产,是快手和抖音要去思考的事情。

后记:每个人都会是商业时代的见证者,我们希望看到抖快之间高维、干净的竞争。

分享到:更多 ()
快隆物流全国发货

二类电商交流群

相关推荐